JDB电子

JDB电子

 仲醇最讲阴虚火动之旨,何独于紫菀而昧之,此铎所不解也。虽然,邪因食而复聚,虽邪不入于胃之中,而邪实布于胃之口。

此物可以为君,而又善为臣使,但嫌过燥,与熟地同用,则燥湿相宜,自然无火动之忧也。人身不离阴阳,火盛则阴不生,阳不长,阴阳既不生长,势必阴阳不交而身病矣。

我有一法辨之尤佳。元参泻中有补,治虚火实宜,浮游之火,正虚火也,故或问玄参何宜于肾?

每大锅可煮十斤,十次煮完,俱取清汁,入于大锅内,再煎至浓汁。 益肝则肝木过旺,不畏肝木之克土乎?

火沸为痰与水泛为痰,虽原于肾,而痰乃留于脾也。至于风寒已感三四日,则不可轻用人参,当看虚弱壮盛而用药或又问苏子定喘,有喘症用之而不效者,何也?

前说不足以尽茯苓之义也。是邪在太阳,而不在肺也。

Leave a Reply